<dl id="7t63n"><ins id="7t63n"></ins></dl>

<div id="7t63n"></div>

<div id="7t63n"></div>

<div id="7t63n"><tr id="7t63n"></tr></div>
    <div id="7t63n"><span id="7t63n"></span></div>

    <progress id="7t63n"></progress>
    <div id="7t63n"><span id="7t63n"></span></div>
    <progress id="7t63n"></progress>

    <em id="7t63n"><ol id="7t63n"><mark id="7t63n"></mark></ol></em>

    <dl id="7t63n"></dl>
    <div id="7t63n"></div>

      <em id="7t63n"></em>

        <div id="7t63n"></div><div id="7t63n"></div><em id="7t63n"><tr id="7t63n"></tr></em>
        Untitled Document
            注冊會員  高級搜索  幫助中心  聯系我們  在線調查  會員專區  設為首頁
        十一选五甘肃开奖结果
        政府采購是怎樣構建起來的 (2015-10-12)
          來源:華商報
          
          
          
          原標題:政府采購是怎樣構建起來的
          
          
          
          政府采購,在中國起步較晚。
          
          
          
          在政府采購建立之前,是直接以貨幣形式向各個預算單位供給經費,再由各預算單位分散采購所需物品,進行自我服務和供給。隨著市場經濟的建立,政府這樣一種花錢方式明顯已經不能適應時代的內在需要了。
          
          
          
          1995年,上海率先開始政府采購試點。此后,多地紛紛跟進。1998年底,中央國家機關的試點工作也開啟了。
          
          
          
          也就是在1998年,國務院根據建立政府采購制度和國際慣例,明確財政部為政府采購的主管部門,履行擬訂和執行政府采購政策的職能;1999年,財政部頒布了《政府采購管理暫行辦法》,之后又陸續發布了《政府采購招標投標管理暫行辦法》、《政府采購合同監督暫行辦法》、《政府采購品目分類表》、《政府采購運行規程暫行辦法》、《政府采購資金財政直接撥付管理暫行辦法》、《中央單位政府采購管理實施辦法》等一系列規章制度。
          
          
          
          2001年,時任財政部副部長樓繼偉在《中國政府采購》雜志首發式上講話時認為,“到目前,有中國特色的政府采購制度已經初步形成”。
          
          
          
          當然,“初步形成”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路還在腳下,我們還在路上。隨著經濟國際化程度的提高,特別是中國加入WTO等雙邊與多邊國際經濟組織的需要,開弓沒有回頭箭,政府采購制度還必須得繼續往前。
          
          
          
          2002年6月29日,《政府采購法》出臺,并確定于2003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該法第四條規定,政府采購工程進行招標投標的,適用招標投標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了政府采購采用的方式有:公開招標、邀請招標、競爭性談判、單一來源采購、詢價、國務院政府采購監督管理部門認定的其他采購方式,規定公開招標應作為政府采購的主要采購方式。
          
          
          
          另外,該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政府采購當事人不得相互串通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其他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不得以任何手段排斥其他供應商參與競爭。供應商不得以向采購人、采購代理機構、評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競爭性談判小組的組成人員、詢價小組的組成人員行賄或者采取其他不正當手段謀取中標或者成交。采購代理機構不得以向采購人行賄或者采取其他不正當手段謀取非法利益。
          
          
          
          應該說,單獨立了法,政府采購也自此有了一部專門的法律規范性文件,這標志著我國政府采購改革已進入了法治化階段。
          
          
          
          無中生有暗度陳倉堪比“三十六計”
          
          
          
          三個企業人員講述投標暗戰(下)
          
          
          
          華商報記者 楊昊霆
          
          
          
          “我其實早有退意,我知道我適合干這一行,但我覺得我不適合干這一行。”投標能手莊成說了一句看似矛盾的話。頓一頓后,他解釋道,“太累了。”
          
          
          
          他的電話每天要充至少3次電;早高峰從家到公司的不到一小時時間內,他往往要接打差不多20通電話;工作日他很少在晚10時前回家。
          
          
          
          設局者遭遇釜底抽薪,吃了啞巴虧
          
          
          
          莊成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但商場詭譎,他也會栽跟頭。
          
          
          
          最近他參與的5次投標中,除一次未中外,還有一次看似是中標,其實是中了別人的圈套。
          
          
          
          當時是一家國字頭企業邀請招標,擬招標大型機電、網絡設備若干臺以及其他零碎配套的產品。招標前,莊成迅速“搞定”了該單位某負責人。
          
          
          
          隨后該負責人力主將莊成可控且符合招標標準的S品牌,寫進招標要求,并安排4家公司同時報名,將招標名額占滿。
          
          
          
          “當時形勢一片大好。S廠家是我早談好的,低價換銷量。而4家對手都是我安排的‘陪跑’,”莊成說,若按照計劃完成,以談好的成本價格及合作方式,扣除“費用”,該項目利潤約30萬。
          
          
          
          結果現場拿到打印好的招標文件,莊成傻了眼。大型設備要求的品牌從S成了C。
          
          
          
          他悄悄短信聯系該負責人,對方回復,“評標會上有領導突然發聲,其他人也跟風,反正把品牌改了。”事后莊成多方打聽,才知實情。
          
          
          
          “一家競爭對手一看沒機會了,就意識到是我設的局。于是玩了釜底抽薪,讓我中標但掙不了錢。”對方和自家的關系品牌C品牌聯合,利用各自關系,聯手鼓動內線們在評標會上質疑,最后現場將定牌修改為C,并立即打印標書發給參標的5家公司。
          
          
          
          “我硬著頭皮中了標,卻只能放棄S品牌,聯系C公司核價進貨。結果C公司說無法供貨給我,因為我沒有代理授權,讓我找我的競爭對手,說對方有授權。結果就是,壓根沒參加投標的那家伙,從C那里把設備進來倒個手,用近乎離譜的價錢給我,賺的比我再賣給客戶的差價還多。”
          
          
          
          莊成試著安慰自己,“起碼在經濟方面有所補償。”捏著肥肉傳來遞去,他的手上自然也會沾到油。
          
          
          
          看見“和”字,就知道標定向給誰了
          
          
          
          程銘不是不懂潛規則,但他不信邪。然而混跡這個江湖久了,不少把戲他其實都明白,他拿著一份招標公告嗤笑著說,“你瞧瞧,這里面有什么玄機。”
          
          
          
          算上兩行的標題和兩行聯系方式,這則公告在A4紙上只排了14行,占不滿大半頁。華商報記者翻來覆去地看,也沒能在這段說明性文字中發現什么。
          
          
          
          內容其實挺簡單,中部某省某地級市就一個涉農申報項目的評審工作進行公開招標。
          
          
          
          程銘拿起筆,在一個字上畫了個圈,說,“機關在這。”他畫圈的地方是這樣一句話,“現公開向社會聘請具有農業、畜牧、輕工業乙級以上咨詢和設計資質,或具有會計師事務所執業證書和工程造價咨詢乙級以上資質證書,有相應的專家團隊和專業人員,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均可報名參與。”
          
          
          
          他勾起來的是第一個“和”字。“咨詢和設計資質,注意,他用的是‘和’而不是按道理更常見的‘或’,這一字之差,我就知道這個標是打算給誰的了,因為兼具這兩項資質的機構在本省屈指可數,其中有一家在這個市已拿過多個項目。”
          
          
          
          程銘把公告向辦公桌上一扔,苦笑說,“這算是用心的了,起碼比那些沒技術含量的定向標讓我心服。”他的辦公桌后懸著兩掛條幅,“上善若水”,“正心端步”。
          
          
          
          他還遇到過“先上車后補票”。年初,某縣招標一個規劃項目,他跑去參與,卻被該縣上級某市領導打招呼。“活兒人家都基本干完了,現在就是補個流程。你報價再低、資質再硬,也沒用,別費勁了。”
          
          
          
          現場追加資料,“只給你半小時準備”
          
          
          
          同在工程領域耕耘的馬詠梅,也是一肚子邪火。她拿出不久前某市的一份招標文件,“這個標我事先摸了底,他們的預算是一個包400萬,我兩個包,一個投了260萬,一個投了280萬。結果你猜怎么著?分別讓別人用390萬和380萬中走了。”
          
          
          
          更邪乎的是,在開出標價之前,招標方在現場突然臨時要求投標方追加一項資料。“當初的招標公告壓根沒提到這些資料啊,不然我肯定早準備了。”投標者們面面相覷。
          
          
          
          然而有人早有準備。一家在當地眾所周知有省上背景的公司,悄無聲息地拿出了所有資料。
          
          
          
          馬詠梅不服,追問甲方和評審,“憑什么現在突然要求這些資料?有什么法律依據?”甲方一位領導見她不依不饒,便說,“給你半小時,能把資料補齊就進入下一輪。”
          
          
          
          取都來不及,但馬詠梅不信邪,聯系后方把資料悉數用電子方式傳了過來。當她把所有補充資料、包括“做這個項目根本用不到”的內容都放在桌上時,她覺得甲方和評審的反應很驚訝。“他們交換了個眼神,那意思,壓根沒想到我們能拿得出這些。”
          
          
          
          結果標被廢了。馬詠梅公司的法人代表接到一通電話,“這標廢了,你們別再跟了。”打電話的是省上一位實權人物的傳聲筒。幾個合伙人一商量,決定知難而退。
          
          
          
          被打招呼的不止馬詠梅。上個月程銘的公司參與了一個縣的一項規劃報告的招標,他的報價有優勢,實力也比競爭對手強。結果對方通過一位領導,讓他所在高校的領導給他施壓。程銘很火大,賭氣式地提了條件。
          
          
          
          “要我棄標?那我給我的員工怎么交代?這個標人家本來肯定拿下,等著拿那10%的業務提成呢。”
          
          
          
          “你意思要讓對方給你5萬,你才棄標?實話說,這個標他掙都掙不到5萬。”
          
          
          
          “不可能,沒有20%的利潤,他中了干啥?拿一半給我的業務員,剩下的他拿去。”
          
          
          
          “你怎么還不明白啊?你讓我怎么給你說?反正,你退吧。”
          
          
          
          設置模糊不清的條件,作為陷阱
          
          
          
          “拿關系硬欺負人,沒意思。”投標能手莊成說,這樣搞容易出事。“我更喜歡謀略取勝。”他甚至給這些謀略取了參照兵法的“代號”。
          
          
          
          “我帶你去現場的那個標,甲方和供應商我都控制好了,以最低成本價力壓對手,這叫‘關門打狗’,最是簡單;而我上個月被人算計的那個標,對方把我設置的所有優勢從源頭瓦解,叫‘釜底抽薪’。”
          
          
          
          3個月前,他就玩了一次“無中生有、暗度陳倉”。
          
          
          
          當時是一家政府單位公開招標網絡設備和軟件架構,由招標公司代理。“政府部門這種基建項目的原則,一般是滿足要求的基礎上價低者得。”莊成試圖接觸甲方失敗后,立刻調整思路,接觸了招標公司該項目的負責人員L。雙方一拍即合。“由于公開招標參與方很多,操作某家公司中標難度比較大。我們商議決定,在招標文件中設置模糊不清的界定標準和條件,作為陷阱。”
          
          
          
          莊成舉著手機打比方。“比如甲方只需要個能通話的電話。但L運作后,在招標文件里要求,手機得能上網、要有各種APP、有1200萬像素的攝像頭等等,反正就是提高門檻。本來一個普通手機也就1000元,但考慮到這些條件,報價就得3000元起了。”
          
          
          
          更絕的是,L將招標公告發布時間放在過年收假后第一天,很多潛在的競爭對手壓根沒關注到。“即便如此,還是有17家公司參與,不過其中有4家是我安排的演員。”唱標完成,莊成的標因為了解甲方實際需求,而把價格定得很低,“比我還低的只有3家,都是我的人。而我故意讓他們在別的方面準備不足,使L可以堂而皇之將他們廢標。”
          
          
          
          “如果有人摳字眼,說設置的條件我并不都滿足,L大可以說,‘客戶的需求本來就沒有那么高,只是本著盡善盡美的原則才提出的’。”
          
          
          
          能搞定甲方最好 最次也得搞定競爭對手
          
          
          
          按照法規,政府采購的招投標大致分為定需求、發公告、編制招標文件、投標、資格審核、入圍、評標、開標等環節。
          
          
          
          每個環節都有原則性的規定,如“一個招標項目只能有一個標底。標底必須保密”、“招標人不得以不合理的條件限制、排斥潛在投標人或者投標人”、“禁止投標人相互串通投標”、“禁止招標人與投標人串通投標”等。
          
          
          
          然而投標手莊成卻說,贏投標的關鍵是人。“能搞定甲方,搞定招標代理公司,都是最好的。退而求其次,能搞定一起投標的人,也不錯。”
          
          
          
          他透露,即便是競爭關系,大家有時也能達成默契。“老板們都想著把對方擠死,但我們執行者不這么想。特別重要、特別大的標上,拼實力和手段,不那么要緊的,彼此賣面子,齊心協力。”他把這叫做“三家分晉”。
          
          
          
          “比如一季度時我的考核任務完成差不多了,某個研究所招標機電設備,有個哥們想要那個標,找我和另外幾家實力相當的潛在對手,一起喝了頓酒,用公司費用給每家操作者都封了個紅包。我們就在投標時都小小地掉一點鏈子,讓他中走。”
          
          
          
          基于這種圈子,實力較差的公司還會配合實力強的公司玩一招“桃代李僵”,即由小公司拼命壓低價,排擠競爭對手,大公司在方案上力求“漂亮”,競爭對手兩頭不占優后知難而退,然后小公司以成本核算失誤為由也退掉,留下大公司拿標。大公司則在其中分出子項轉手給小公司,利益均沾。“就像海里的印魚,貼在鯊魚身上,吃鯊魚捕獵剩下的碎肉一樣。”莊成說,這個圈子有著類似的生態鏈。
          
          
          
          一樣的事,標準不該有彈性
          
          
          
          本是法律學者的馬詠梅說,從相關法規到十八大后提出的鼓勵政府購買公共服務,初衷都很好,但細則仍待完善。“應該效仿歐美,細化到每個行業領域,將所有環節、程序相對固化,減少人為操作的空間。”她覺得,這樣能一定程度避免招標主體“任性”設置條件,帶著主觀傾向給其他投標者設置“陷阱”。
          
          
          
          “就算是潛規則,也該有規則。”程銘說,最起碼一樣的事,標準不該有彈性。“有兩個兩個縣,招標一模一樣的項目,但評標分數,一個把商務標(即價格主導)占比七成,一個把技術標占比七成,怎么說得過去?”
          
          
          
          “一些招標主體壓根不懂技術,評標的所謂專家,很多只是行政官員,評判標準更是模糊不清,變化多端。評標時連個名牌都沒有,更別說他的職稱、專業等級、社會身份,感覺就是擺樣子。”程銘說。
          
          
          
          但即便“專家”都是專家,也有問題。莊成坦承,他面對的國字頭研究機構和企業較多,他們在邀請招標時為了標榜權威和避嫌,反倒不用自己企業的技術骨干,而是對外邀請該領域的專家參與評審打分過程。“尤其是政府項目,甲方會抽取或邀請專家來評審。但我們會提前打聽評審成員,總會有機可乘。”
          
          
          
          法規規定了環節和籠統的規范,但從華商報記者搜集的實例可以看出,每個環節都可以成為舞弊的載體。對此,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副會長蔡進等專家建議,積極推進采購官制度,并實行終身追責制。
          
          
          
          “政府采購當事人違反政府采購法和本條例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最新的《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如此規定,但比起采購招標的巨大既得利益,責任似乎輕了些。像評審專家泄底這樣影響重大的行為,只處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全文處罰金額最大的第七十二條,數額也無非是5萬元以上25萬元以下。
          
          
          
          “關鍵民事責任是誰主張誰舉證。誰敢舉證?”馬詠梅說,“生意被搶,總比徹底沒生意做好。”(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1:1572115168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2:1470591962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3:1186345143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5:1572910347
        關于我們 | 服務中心 | 友情鏈接 | 聯系方式 | 網站律師 | 人才招聘 | 廣告服務 | 數據檢索
        聲明:1、本站及其關聯網站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所轉載文章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我們刪除;若未聯系,則視為默許。由此而導致的任何法律爭議和后果,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2、本站及其關聯網站所轉載資訊及文章,均由軟件下載、摘編自其它媒體,其目的在于信息傳播,與本網站立場無關,我方 也無法對其真實性負責。請注意鑒別。3、本網站信息僅供參考,真實性、合法性由信息提供者負責。 
        客服电话:010-53341603/13011036746  E-mail: [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7002522號-1
        copyright© 2001-2016 版權所有北京標信天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