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7t63n"><ins id="7t63n"></ins></dl>

<div id="7t63n"></div>

<div id="7t63n"></div>

<div id="7t63n"><tr id="7t63n"></tr></div>
    <div id="7t63n"><span id="7t63n"></span></div>

    <progress id="7t63n"></progress>
    <div id="7t63n"><span id="7t63n"></span></div>
    <progress id="7t63n"></progress>

    <em id="7t63n"><ol id="7t63n"><mark id="7t63n"></mark></ol></em>

    <dl id="7t63n"></dl>
    <div id="7t63n"></div>

      <em id="7t63n"></em>

        <div id="7t63n"></div><div id="7t63n"></div><em id="7t63n"><tr id="7t63n"></tr></em>
        Untitled Document
            注冊會員  高級搜索  幫助中心  聯系我們  在線調查  會員專區  設為首頁
        十一选五甘肃开奖结果
        參與政府采購企業老總:操作空間大到無法想象 (2015-11-30)
          來源:檢察日報
          
          
          
          郭美宏
          
          
          
          參與政府采購企業老總:操作空間大到無法想象
          
          
          
          采購蛀蟲姚雯/漫畫
          
          
          
          原標題:終身追責,堵住政府采購“天價”門
          
          
          
          近日,廣東省紀委發布了10起公共資源交易腐敗典型案件,其中中山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原局長李健生插手單位辦公用品和耗材采購、受賄364.9萬元一案,備受社會關注。
          
          
          
          此案并非孤例。干預單位采購從中收受賄賂,是很多落馬官員腐敗的手法。有“津門第一虎”之稱的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腐敗方式之一就是通過親屬成立公司,“包辦”單位采購從中謀取巨額利益。
          
          
          
          資料顯示,2014年我國政府采購規模達到1.73萬億元。如何用好這筆數目龐大的公共資產,確保政府采購廉潔高效?一些全國人大代表和專家建議,應進一步完善政府采購法律法規,強化監管責任,實行采購官終身追責制,真正堵住政府采購漏洞。
          
          
          
          政府采購千元U盤引關注
          
          
          
          前不久,媒體曝出廣州市天河區、越秀區多個單位的政府采購預算中出現“天價”現象,包括千元U盤、16萬元復印機等。輿論對此反應強烈,相關負責人隨后回應稱,因單位財務不專業導致出現差錯,一些超標項目最后也并沒有獲得財政部門的批復撥款。
          
          
          
          政府采購專家、上海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小川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批政府采購商品是不是“天價”,要作進一步深入調查,比如U盤后面是不是有“等”字。他稱,廣州能夠做到市直部門和區屬單位政府采購預算全公開,在全國來說算是很大的進步,但公開的內容應該更詳細一些,以回應公眾關切,方便社會監督。
          
          
          
          雖然廣州“千元U盤”預算仍待查實,但不可否認,近年來,政府采購“只買貴的不買對的”、利用招投標尋租等現象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2013年,中國社科院首次發布的《中國政府采購制度實施狀況》報告顯示,我國政府采購的八成商品高于市場均價,浪費資金超三成。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社科院院長王戰在2014年全國兩會期間,領銜提交議案稱政府采購價格過高,呼吁加強政府監管。他表示,原來以為只是個案,經過調查發現,政府采購中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最突出的是政府采購價格普遍比市場貴很多,采購時間長,而且質量未必是最好的。
          
          
          
          高價采購、違規采購不僅造成財政資金浪費,背后往往還伴隨著腐敗。對采購問題“看得明白”的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財政廳廳長羅建國亦多次在全國人代會上呼吁,政府采購要提高透明度,厲行節約,切實遏制政府采購中的不規范現象。
          
          
          
          政府采購招投標中的腐敗環節有多少?
          
          
          
          如果說“天價”采購腐敗是“看得見的腐敗”,那么政府采購招投標中的腐敗則是“看不見的腐敗”。廣東省一家大型企業負責人黃生(化名)參與各地政府采購招投標已有十年,對于此中亂象,他直言“太復雜了,操作空間大到你沒法想象”,以致每次參與競標他都得挖空心思,應對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
          
          
          
          談及政府采購招投標中的腐敗環節,他向本報記者介紹,僅在評標定標中,采購人或代理商就有很多尋租空間,比如在編制招標文本上,他們常常會將評分項目制定得更有利于早已“合謀”的供貨商。
          
          
          
          前不久,黃生參加了中部某省某市的政府采購招投標大會,采購方要求,所有參與競標企業3天內拿出樣品,這對于一般供貨商來說幾乎不可能做到。招標文件還規定,商品價格在總分中只占30%,企業資格要求等占70%。在評分要點一項,規定獲得某部門頒發的“創新性企業”稱號加1分,獲得某學會頒發的“指定生產企業”稱號加1分。經驗豐富的他一看就懷疑這場招投標是為某個內定的競標企業安排的。他說,最為荒唐的是,中標企業獲得的某協會“紅旗單位”稱號也成為加分項目之一。
          
          
          
          他透露,最近一年來,其公司按正規程序從網上查到信息后去投標的政府采購項目,憑實力中標的只有10%左右,并且是靠完全壓低價格拿到的。不過他坦言,近兩年在全國上下高壓反腐的大環境下,政府采購信息透明度比以往有了很大好轉,領導直接打招呼干預政府采購招投標的情況已經很少了。供應商們為此很振奮,但還是存在政府采購項目評分標準和準入資格被人為“綁架”的現象,有好多項目的評分標準完全是為某個特定企業“量身訂做”的,還有一些采購經辦人和代理商仍然“不收手”。希望國家的高壓反腐態勢能一直持續下去,在打“老虎”的同時不放過“蒼蠅”。
          
          
          
          立法要嚴一些,執法要硬一些
          
          
          
          為了規范政府采購行為,保障政府采購廉潔高效,2002年6月,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今年2月,國務院又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下稱《實施條例》),并于今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一些專家認為,客觀來看,政府采購法和《實施條例》在規范政府采購、提高政府采購資金使用效益和遏制采購腐敗方面,確實發揮了很大作用。譬如,獲得2014年“中國政府采購創新獎”的山東省當年的政府采購節省資金168.11億元。
          
          
          
          在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看來,要進一步提高政府采購效益、堵住采購腐敗,立法還要更細一些、更嚴一些,執法要更硬一些。朱列玉建議,相關法律法規要對政府采購預算公開有剛性要求,不僅要公開“準備買什么”“什么部門要買”,還要公開“為什么要買”“用的效果怎么樣”。對于違反政府采購法和《實施條例》的,應該加大處罰力度。“《實施條例》規定,采購人員與供應商有利害關系而不依法回避的,由財政部門給予警告,并處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這樣的責任規定明顯太輕。還有,像評審專家泄底這樣影響重大的行為,只處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也難以從根本上起到震懾作用。”
          
          
          
          遏制政府采購腐敗,要完善立法,更要加強執法。朱列玉表示,監管乏力,是政府采購容易出現腐敗的原因之一。他說,比如政府采購法規定,政府采購應當嚴格按照批準的預算執行;應當符合采購價格低于市場平均價格、采購效率更高、采購質量優良和服務良好的要求;對政府采購負有行政監督職責的政府有關部門,應當按照其職責分工,加強對政府采購活動的監督。可是現實中,或因人力所限,或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觀念使然,行政部門的監督作用并未真正發揮出來。
          
          
          
          供應商黃生也認為,法律法規要更“管用”,比如《實施條例》明確規定,采購人不得向供應商索要或者接受其給予的贈品、回扣或者與采購無關的其他商品、服務。這一規定看似嚴厲,但不好執行。“采購人私下收受好處,誰能監督?誰會監督?”他建議政策制定者最好“微服私訪”,洞悉此中真相,找到規制的好辦法,制定出更有針對性和操作性的“良法良規”。
          
          
          
          政府采購專家谷遼海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醒,現在的平級監督難以真正發揮作用,政府采購監督機制亟待轉變。
          
          
          
          以“公關”形式行賄單位,值得警惕
          
          
          
          政府采購中,還會發生另一種形式的腐敗,即“偷梁換柱”,比如江蘇省淮安市環境監察局原辦公室主任羅某,利用職務之便,在裝修會議室購買音響、投影儀時,將協議供貨價格為3萬余元的投影儀擅自更換為價值1.4萬元的投影儀和2臺價值1.6萬余元的筆記本電腦,后將其中一臺電腦占為己有。黃生介紹,采購方和供應商合謀“貍貓換太子”的做法以前很常見,隨著政府采購公開力度的加大和采購決策民主化的逐步推行,目前這種腐敗方式已經不多見。
          
          
          
          主辦此案的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檢察官洪帆認為,羅某之所以能成功實施“偷換”行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羅某在時任局長的縱容關照下“大權獨握”,對單位物品采購有一錘定音的決定權;二是單位辦公物品采購管理規章制度過于籠統,沒有詳細的操作規程,使羅某鉆了制度空子,單位紀檢部門樂于充當“老好人”,對違法亂紀現象監督不到位,做了“睜眼瞎”;三是單位政務不公開,堵塞了公眾監督渠道。他建議,要堵住采購腐敗,政府部門至少應做到三點:一是分解采購權力,實行民主合議;二是細化采購流程,制定責任制度;三是實行政務公開,健全監督反饋渠道。
          
          
          
          在劉小川看來,政府采購中還有一種新的腐敗方式值得警惕,即某些供貨商為了拿到政府采購訂單,利用公關手段向單位行賄。他說,在當下嚴厲反腐、高壓反腐的大環境下,領導干部基本不敢在政府采購中為了個人利益公開受賄了,但以公家的名義來做,還是存在的。“比如某個地區的大企業為了得到訂單,答應承辦、贊助單位會議。這種趨勢應該引起重視。”
          
          
          
          一些專家認為,要根治政府采購中的種種亂象,最終需要積極推進采購官制度,并實行終身追責制,這樣既可以大大提高公共采購的專業化水準,又能夠有效遏制腐敗。
          
          
          
          (檢察日報)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1:1572115168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2:1470591962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3:1186345143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顧問5:1572910347
        關于我們 | 服務中心 | 友情鏈接 | 聯系方式 | 網站律師 | 人才招聘 | 廣告服務 | 數據檢索
        聲明:1、本站及其關聯網站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所轉載文章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我們刪除;若未聯系,則視為默許。由此而導致的任何法律爭議和后果,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2、本站及其關聯網站所轉載資訊及文章,均由軟件下載、摘編自其它媒體,其目的在于信息傳播,與本網站立場無關,我方 也無法對其真實性負責。請注意鑒別。3、本網站信息僅供參考,真實性、合法性由信息提供者負責。 
        客服电话:010-53341603/13011036746  E-mail: [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7002522號-1
        copyright© 2001-2016 版權所有北京標信天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